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海拾贝

风起荷荡漾

时间:2015-02-22 03:11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467次
真正爱一株荷的一定是另一株荷,他们在淤泥里相依相伴,一起花开花谢。风起荷荡漾,是诉说生活曾经的忧伤、惆怅还是感怀今天日子的盈悦、幸福?荷知道。

 


      真正爱一株荷的一定是另一株荷,他们在淤泥里相依相伴,一起花开花谢。


      一别经年,再相见先生和他都已过而立,携妻挈子了。少时,他是先生最艳羡的小伙伴。他的父母亲是受小镇人尊敬的医院大夫,他是独子,又长得眉清目秀,聪明伶俐。他们送他去城里学画,画荷。教画的先生夸赞他笔端有神,初荷、盛荷、残荷每一株荷都能被小小年纪的他描摹得风情横生。


      如今的他是一家快餐小店的店主。高瘦衲言,穿灰色T恤衫,旧的牛仔裤,腕上戴一串赭黄色的佛珠。与一般快餐店的店主比,他身上少烟火气多了一丝文艺味。我暗自思忖有艺术天赋的他,为什么没往绘画的艺术之路去,却风马牛不相及地干起与他气质毫不相称的快餐活计?


      我被他的妻招呼过去。那是个美人,瓜子脸,杏仁眼,杨柳身姿。我见到过的女人再也没有比她漂亮的。她一脸笑意盈盈地跟我说话,我就恍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用“秀色可餐”形容女人,她那水润润的肌肤如充满汁水的葡萄,可不让人想咬一口?她热情周到体贴地顺着我的意思谈起孩子的日常饮食,没有一点美女的自视甚高。一番掏心掏肺地交流,我确定我这女人被她收服了。这也就能解释得了他为什么那么宠她,不要她出去工作,宁愿自己一个人陀螺似的在快餐店忙活,既做老板又做账房先生。

 


 


      人们常说,婚姻中的两人是一块馒头搭配一块糕,他和她不是,他们是我少见的金童玉女。其实,我们能看到的风平浪静,多半是避过了无数的风起云涌。


      彼时,他已经是年轻的店主,她是他的食客。天长日久,对了胃口又对了脾气,成恋人。他领着她上门拜见父母。两位老人亦欢天喜地,再一转身,变卦了。在唯一的独生儿子的婚事上他们有着给病人做手术的精细心劲。他们辗转去了女孩子的家乡,弄明白了所有他和她想隐瞒的。


      女孩家贫困,母亲常年吃药,父亲木讷毫无本事,家里姐妹众多,她是长姐,高中毕业后出去打工,在酒吧做服务员,挣的钱供弟妹读书,给母亲买药。这样的女孩子,谁知道她是不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管她貌比西施貂蝉又怎么能做儿媳?

 


 


      他的态度却坚若磐石,认定她。被否定狠了,他只能撕开自己和父母心上伤痂:“你们光挑剔别人,怎么不看看自己孩子?”


      还是被父母亲送进城里学画的那会儿,在那里他遇上一帮社会不良青年。叛逆的青春时期犯的错,常常是不知道为了故意跳出大人们眼里的规矩,还是因为那些不良青年身上有不同以往平静日子的新鲜刺激。他偷偷跟着那帮青年去打架滋事,终至闯出祸来,他们中有人动手刺伤了一个人,他们全部被抓判了刑。他从监狱出来后,学业不能继,那荷,手生得画不出,父母老了。走了曲路的他倒也知道自己应在正路上朝前赶,他摸索着开了一个快餐店,生意竟然不错,成了年轻能干的店主,然后遇上了她。


      知悉了他的往事,我庆幸淤泥没能改变他纯良的性格,他竟能如一株荷挺立。她当是尘世的另一株荷,世上游园赏景的人们可曾真正爱过一株荷?会不会连她脚底下的淤泥一起爱了?人们常常远远地看观赏了两眼就撇下荷独自去了,或者单单地取荷最美的花苞,亵玩一番。真正爱一株荷的一定是另一株荷,他们在淤泥里相依相伴,一起花开花谢。风起荷荡漾,是诉说生活曾经的忧伤、惆怅还是感怀今天日子的盈悦、幸福?荷知道。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