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知青影视

江苏出品“爆款”:电视剧《人世间》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22-02-08 05:52来源:北京知青网作者:angelozh点击:204次
从电视剧《人世间》的场景里,我们看到了百姓生活的酸甜苦辣,看到了社会发展和时代进步。这部剧作的播出,对于今天的人们回望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和普通百姓的心路历程,有着弥足珍贵的认知和审美功效。这是年代剧创作的必然意义,更是《人世间》的价值所在

 

 

江苏出品“爆款”:电视剧《人世间》是怎样炼成的


 
       江苏省电视剧精品扶持项目,由江苏籍导演、总制片人李路执导、弘道影业有限公司拍摄制作、改编自梁晓声茅盾文学奖同名小说的58集电视连续剧《人世间》,正在央视一套热播,随着剧情不断推进,收视率也节节攀升,首播当日CSM全国网单集最高收视份额6.61%,创下CCTV-1近三年来电视剧新高。这部开年大剧充满了温情暖意,不仅赢得了媒体的热切关注,更赢得了观众的频频点赞。

       这是一部用真情抒写的平民史诗,“小人物、大背景”“小情感、大生活”“小家庭、大国族”的叙事范式,把普通人对过上好日子的质朴追求,深深嵌进改革开放的时代画卷中,既见人又见事,既写情又写义,既传心又传神。每一集都有包袱,都能切中泪点。那么这样一部“爆款”电视剧,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呢?


从书中走进现实,导演李路:这就是我的菜

       “这就是我的菜。”一口气读完了《人世间》,曾执导过《人民的名义》等多部全民爆款,其作品多次获得飞天奖、金鹰奖、白玉兰奖的江苏导演李路心潮澎湃。“文学史上,能够用文字展现中国近五十年社会和人的变迁的作品极少。但《人世间》做到了,它就是一部厚重的百姓生活史。”
 
 
 

       李路被作品中“人的纵深性”打动,故事背景让他有着极大的接近感。内心关于现实题材创作的小火苗又被点燃了。他确定,这就是自己最想创作的故事。李路出生在吉林,但父母都是南京人,大学毕业后进入江苏电视台工作,一头扎进了影视行业三十余年,跨越南北的生活工作经历给予了他创作的开阔视野和兼容的心态,导演专业科班出身但多年从事影视企业管理和制片运营又使他在“选材”时常常能一击即中。从反腐重磅大戏《人民的名义》到被写入最高检“两会”工作报告的《巡回检察组》,再到今年春节期间火爆荧屏的《人世间》,看似传统的题材经李路打磨后,就能露出“爆款”相,而这一切绝不是偶然。

       李路表示,拍摄工人题材的作品,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选择《人世间》这样一部反映工人阶级命运题材的作品,其实也是心中早已埋下的种子。早在2013年,李路就自掏腰包买下一部工业和工人题材小说的电视剧改编权。他觉得这么多年来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在发展,城市在进化,“竟然没有一部影视剧来描写工人”,这是不应该的。尽管身边人都很诧异他的决定,毕竟工人主题不是市场上的流量金矿,“拍出来没人看”。但李路心里头顶着一股劲儿,那段时间逢人就聊他的想法,因为改编难度太大,找了多位编剧都被婉拒,最后版权到期就被收回了,可李路心里一直惦念着,那股火苗虽然微小,但燃烧着,跳动着,一直没灭。

       直到2018年6月,结缘梁晓声的新长篇《人世间》,李路觉得时候到了,再过3年,就是建党100周年,需要一部以平凡百姓视角反映时代变化的作品,于是他很快做出了影视化改编的决定。但是其后又遇到了种种困难,能够得到作家梁晓声的认可,是一个用真诚与专业换来信任的过程。第一次和梁晓声见面时,李路没想到会长谈三个多小时。梁晓声对这部作品的影视化改编十分慎重。一开始创作时,他并没有将作品影视化的想法。创作初衷是“想将从前的事讲给年轻人听,让他们知道从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梁晓声觉得李路对小说的认知非常清晰,“我们聊得非常投机,用他的话说:相见恨晚,你是导演,具体你全权来弄,我不干涉。”
 
 
 

       梁晓声说,其实《人世间》的故事早已在脑海中盘旋转了很久,由于“一直感到准备不足”,期间经历过长久准备与犹豫,直到了花甲之年他才动笔。这也是梁晓声文学生涯所有长篇作品中写得最累的一部。对故事的严苛的他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心血,5年间几次进了医院,却从未中断写作。皇皇三卷本115万字,硬是一个字一格一格地用稿纸手写出来的。这部作品也是梁晓声对自己的生活积累、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的一次全方位的调动。梁晓声的父亲和剧中周家父亲一样,同是“新中国第一代建筑工人”,在国家困难时期到西南支援三线建设,近20年的岁月中和家人聚少离多。日子虽然艰苦,但是父母正是在那样的苦难中,教会了他美与善。

       2019年《人世间》最高票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李路很高兴,更加确认“做这个作品是有它的价值跟意义的”。


为了《人世间》哪怕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小说真情写作,让电视剧改编有了厚实底色。但长跨度、多维度的恢弘气质,却注定了《人世间》改编之难、拍摄之难。梁晓声是观众十分熟悉的作家,《今夜有暴风雪》《雪城》等改编的电视剧,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作品。小说《人世间》同样以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以50年的跨度,聚焦了上山下乡、三线建设、推荐上大学、知青返城、恢复高考、出国潮、下海、走穴、国企改革、个体经营、棚户区改造、反腐倡廉等重大社会动向和重要社会现象,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对剧中刻画的各类人物,所发生的深刻影响。

       一部好的影视作品一定是凝聚了集体智慧和辛勤努力的结晶,但既能操刀法治反腐题材,又能把握人间烟火的质朴细腻,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和审美是不可能做到的。

       作为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的角色像是总指挥,为了垒起《人世间》这座“大厦”,他需要打好“地基”,再一层层地把楼盖起,并且做到各个环节“严丝合缝”。因此,从小说刚刚出版后就决定改编,到确认编剧后严格把握创作方向和细节,再到拍摄时每一位演员、每一位主创的确认,他都亲力亲为、事无巨细,用李路自己的话说,“特别享受创作的过程,哪怕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也不怎么觉得累。”
 
 

       在决定同意将小说《人世间》影视化后,梁晓声给李路本人写来一封手写信,梁晓声表示只要剧组遵循“专业、纯粹”的原则,怎么改都行。他在信里面展现的真诚和对李路的信任,令创作团队颇为感动,增加信心的同时也增添了使命感。让原本深刻的故事在影视化探索上,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要想拍好一部受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剧本是尤其重要的一环,对于115万字的作品,内容如何取舍,必须要符合电视剧整体立意。为此,李路一直在思考和寻找,该如何通过剧情推动展现梁晓声用文字描绘的情感。

       此时,李路找到了曾执笔《中国式离婚》《大校的女儿》等作品的编剧王海鸰,她尤其擅长呈现中国人的情感和家庭观念,与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之间的张力。而同样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王海鸰,也被小说《人世间》中小人物所打动, 不仅从小说中看到了苦难与奋斗,更看到了小人物身上即便劫波渡尽依然善良的闪光之处。在她看来,“这不仅是经历了动荡年代始终保持善良的一代中国人,而是与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精神属性一脉相承。”王海鸰坦言,这部剧是她编剧生涯中最难的一部。因为直到拍摄过了中段,剧本还在不断的精修调整,李路每天拍完戏还要组织各部门负责人对新修改的剧本进行围读和讨论,“中国正在进入飞速发展期,但是剧集在呈现故事上必须做到气质的统一,如果气质不统一,任何一个人物的走向跑偏了,都不行。”,李路如是说。
 
 

 
       据悉,为了表达对剧组的支持,梁晓声还首次“触电”,客串了一把“法官”。尽管只有两句台词和简单的手势动作,但他还是彻夜无眠。当拍摄现场“平民子弟”周秉昆活生生地站在面前时,梁晓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低调实干力求在平视中讲好中国故事

       转码成电视剧,如何通过影像讲述平凡人而不普通的人生故事,铺展隽永质朴的画卷,给《人世间》创作团队带来巨大的挑战。作为该剧的主要出品方和独家承制方,江苏的弘道影业有限公司,虽然并不是业内的知名公司,但作品却如雷贯耳,从《人民的名义》到《巡回检察组》再到《号手就位》,每一步都是现实主义的重磅力作。此次拍摄《人世间》,弘道影业不仅是相对最大投资方,更是独家承制方,从寻找编剧、把握剧本走向,从组织拍摄到后期制作,他们秉承低调实干的精神,全方面操刀和执行创作链条的方向和各个环节,使得《人世间》朝着精品力作方向迈进。

       谈及《人世间》的拍摄,导演李路表示,他所追求的就是用真情、用匠心呈现时代的真实记忆。波澜壮阔的时代洪流中,小人物的一思一念,都是最鲜活的大历史。在李路看来,“经历过《人世间》故事的人,如今大多都还健在,稍微一个细节是假的,建立的真实性就塌掉了。因此,真实性是拍好剧目的必要保证。”
 
 
 

       此外,《人世间》拒绝情节简单化,人物脸谱化的惯用套路,曲径通幽的人物内心,依靠戏剧情节去推动。而字面的抒情与描写,靠丰富的细节、周全的场景去补充。抵制细节错误,历史错乱,制作粗糙的做法。与叙事相辅相成,在置景、服化道方面,也同样追求的是展现细腻真实的时代质感。为了还原出中国人半个世纪来“吃穿用度”的细节,剧组拿出了浑身解数。比如绿皮火车,28寸的大杠自行车、以及大众澡堂、国营工厂、粮票邮票、电报信件等都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一幕幕鲜活的生活画面,勾勒出东北地区的当年风貌。

       为了还原真实,李路带着剧组辗转多地实景拍摄,上长白山拍雪,到东三省寻找城景。还没有剧本的时候,李路的脑海中就有了雏形。东北的房子跟南方的不太一样,是一行一行的红砖房子,很规整。李路希望“光字片”是南方八爪鱼状的,一个小胡同拐进去,四通八达,连接“仁义礼智信”五条街道。为此,剧组先做了一个1:100的微缩模型,最后在吉林长春搭建了这样“光字片”街区实景,面积达四万平米,只是灯线就用了七万米,搭景的灯具足足装了几十辆超长箱车。

      同样在视觉置景上,小到诸如各种老物件,像老海报、旧挂历、老棉被、毛线裤、洗脸盆等道具。从BB机到大哥大,到演员张凯丽饰演的曲秀贞在戏里的拨盘老电话,让观众一看到就有“梦回”那个年代的带入感。剧组都力求在平视中,讲好中国故事。

      真实的生活复现、真诚又明亮的价值追求。让《人世间》开拍一个月,就被迪士尼预购了海外独家发行权。李路相信,真实会继续成为《人世间》打动海外观众的力量,“大家会慢慢在剧中看到中国近50年的飞跃”。


塑造平凡人物勾勒市井烟火气鲜活画面

       电视剧《人世间》以北方某省会城市一个平民社区“光字片”为背景,以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线索,紧扣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细腻可触地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有肌有理的平凡人物群像。主要角色有二三十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一百多个。“在演员选择方面,我们费了很大心思。演员合适了,戏也就好看了。”李路透露,其实要想集结这么多的优秀演员,绝非易事。

       在《人世间》的感召下,雷佳音、辛柏青、宋佳、殷桃、丁勇岱、萨日娜、成泰燊、宋春丽、隋俊波、黄小蕾、于震、张瑞涵、宋楚炎、王大奇等都来了。李路用“四梁八柱”形容演员的整容,“四梁”是指周家三兄妹和周秉昆的妻子郑娟,“八柱”构成了不同支流,撑起了时代的故事。

       辛柏青饰演的周家大儿子周秉义传承了父亲的坚强意志,他有着平民视角“为民请命”的英雄主义情怀。不仅承担着家庭这个“小家”的重担,更操心着事业这个“大家”的重任。从走出老家那个“穷人窝子光子片”到建设兵团,到走上高级领导岗位,他的心中没有忘记群众。即使被误解,被调查,也绝不放弃自己的使命。
 
 

       剧中有一场戏是周秉义上山当知青的戏,很短的镜头,但要将其中的困难还原出来。这场戏是在长白山老秃岭拍的,条件十分艰苦。东北的雪吃人,没过人的腰,剧组想要上山,得走二三十里路。连制片主任都认为不可能上去,但李路很坚持,他要的是自然的困难、真实的困难,不是人造的困难。从大雪素裹、寒风凛冽的冬天,到空气氤氲的早秋,将近6个月的时间里,全组1000多人辗转多个地方,只为再现《人世间》的真实质感。

       大年初一,老戏骨丁勇岱扮演的周志刚领着全家走街串巷去挨家挨户拜年,邻居们都夸他教子有方,把两个孩子周秉义和周蓉都送进了北大。此时自卑的周秉昆萎缩其后,心理不是滋味。李路说,周秉昆命运比较跌宕,在通过自己的奋斗即将成为出版社后勤处处长的时候,误打误撞把人打伤致死了,命运也被改变了。周秉昆身上散发着普通百姓独有的淳朴与善良。他对郑娟的爱,对家庭的默默守护,对发小和工友的关照,都体现出宝贵的人间真情。

      饰演周秉昆的演员雷佳音是第一个确定的演员,他本来就是东北人,身上有邻家男孩那种憨厚的气质,表演也没有痕迹,可塑性很强,周秉昆的岁数,和他的父亲差不多大。用东北话说,他就是妥妥的最佳周秉昆。
 
 

       女儿周蓉为了爱情远赴贵州山区,一句“我绝对不会和冯化成离婚”是其对爱情笃定和独有的浪漫。周蓉在现实中只顾埋头事业,忽略人情世故,随着婚姻破裂后,这位先锋女性在独自面对人生的重大转折时开始反思自己。

      宋佳和李路本是老友,此次却是他们第一次合作拍戏。周蓉身上对于知识的渴望和对知识分子的热情,令宋佳体会到了角色身上的“纯粹”。在她看来,周蓉身上既有悲剧色彩,又有着一种幸运,她所要把握的是“让观众又爱又恨的”的分寸。“小宋佳的身上有着强烈的独立女性的味道,不用去演,她本身就是周蓉了。”李路说。


向观众传达一种关照现实的力量和温度

        随着社会与时代的变迁,在情感与理智矛盾冲突中,在对理想主义与爱情的坚守、民间友情道义的担当,伦理本位亲情的守望中,在跌宕起伏的际遇中,《人世间》中的各色人物,成为了“好人文化观”的试金石。全剧自始至终都围绕着“人间真情”叙述故事。观众在剧中那些“难言之事”中看到的基调,不是悲伤、凄婉,而是充满了人性的温暖。

        剧目一开始便是从一张全家照说起,周家父子周志刚和大儿子周秉义即将各奔东西,全家头一次去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照,临走时,周爸将照片分发给大家带在身边。十年后,全家赶在春节前终于再次团圆,年三十下午正待去照相馆拍全家福时,郝冬梅母亲终于说服了冬梅爸的工作,要来“光子片”周家坐坐。周爸十分开心,放弃拍照计划,全家总动员打扫卫生,迎接亲家的到来,结果郝省长去化工厂慰问时突发哮喘送医院急救,不得不取消两家的见面。冬梅妈让秘书代劳带上礼物去周家跑一趟,结果秘书忙中出乱,将周爸送去的茶叶又送了回来,造成两家的误会。但是周爸十分理解秉义的难处,把遗憾留在了心理。这场戏,成为剧中一个泪点高潮。
 

      演员的即兴发挥,也为剧情增添了砝码。比如剧中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戏,周父周母去世之前,雷佳音在床边上问:“爸爸,我们三个人你最喜欢谁啊?”周父说:“你不在的时候我说你姐,你姐不在的时候我说你哥。”这场戏是雷佳音一次即兴发挥,原剧本中没有。宋佳和丁勇岱自然而然地接住了。李路觉得,这是一种演员的沉淀,积累多了,“一碰戏一走,小火花就出来了”。

       郑娟这个角色是全剧的焦点,李路说,书中郑娟是个很有风情的角色,剧中也做了相应的调整,贤惠和个性并存。他认为殷桃来演郑娟这个角色也很合适。剧中,因为杀人犯“妻子”的身份郑娟不得不躲避、退让、甚至隐身而活。也正因为她的存在,周秉昆有了生活的热情和勇气。周爸得知是善良贤惠的郑娟,一直在默默地伺候昏迷了近两年的老伴,他为自己盲目反对儿子秉昆的婚事而自责,及时纠正僵化观念,悄悄嘱咐秉昆尽快迎娶她进门。郑娟在隔壁房间,内心的五味杂陈和委屈瞬间随着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她被周爸的话语感动了,忐忑的心也终于释怀了。这段戏份让观众边看,边流泪。

        《人世间》摒弃了平民人物传奇化的手法,主人公们没有光环,踏踏实实地拼搏,平平淡淡地过活。在演员殷桃看来,这便是中国人生活里不变的相信真善美的底色。面对挑战,殷桃表示,“正是这些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对拍或演来讲都是最难的。需要非常精准的演绎生活中的很多细节,让观众一看觉得她是我身边的‘那个人’。”

        剧中把水自流、骆士宾写成了东北第一批在深圳创业的商人,他们成功了,生意做得很大,赚了很多钱。他们带着改革开放的季风回到黑土地,与发展停滞的重工业基地相撞,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却又真实的故事。
 
 
 

        李路希望通过这部电视剧向观众传达一种关照现实的力量和温度,告诉年轻一辈,如今的美好生活是怎么来的,如何来之不易。为什么当时我们国家一穷二白,现在却能发展得如此繁荣。“不论是对普通人的描摹和刻画,还是对社会问题的探讨和反思,都能让观众产生共情。”

       李路说,半年的拍摄,周家的“一家人”拧成了一股绳。在片场,剧组也成了一个大家庭,真的处成了一家人。《人世间》让大家的心靠得更近了,这让李路感到十分欣慰,他说,《人世间》从开播到连续播出,他的朋友圈几乎所有的动态,全部都被《人世间》占满了。


结束语

       从电视剧《人世间》的场景里,我们看到了百姓生活的酸甜苦辣,看到了社会发展和时代进步。看到了无数周秉昆这样的常人,以自己的宽容、耐心、坚忍、体谅和信念,守护着得来不易的幸福。他们所表现出的“护慰”“互助”,是代代相袭的民间基因。而这些小人物所构成的民间,也是上层意识形态的底气,两者相互交融,才建铸起时代稳步前行的根基。因此,这部剧作的播出,对于今天的人们回望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和普通百姓的心路历程,有着弥足珍贵的认知和审美功效。这是年代剧创作的必然意义,更是《人世间》的价值所在。

       《人世间》还在播出,故事还在继续,观众所受到的感悟,也或将延伸到银屏之外的现实生活中去。
 
 
 

《人世间》出品方:

       中央电视台、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中共吉林省委宣传部、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腾讯影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弘道影业有限公司、上海阅文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一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上海文化产业发展投资基金、江苏省文化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亿伽亿(上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景星道创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